米胖百科 > 综艺 > 名人面对面 > 在线直播 > 名人面对面20150621

名人面对面20150621

发布时间:2015-07-11 16:37:07 浏览量:2

名人面对面20150621



名人面对面20150621视频


  许戈辉:如果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那么这本书的首页Homepage不正是家嘛,父母给了你怎样的基因?家庭给了你怎样的影响?昔日的成长又怎样塑造了今天的你?就让我们翻开家这本大书,感受时代的变迁,追寻命运的轨迹。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走进《名人面对面》十五周年特别节目“家”沙龙,在这个系列策划当中呢,我们聊父母,聊亲情,聊成长,聊家,在这期间我们收获了许许多多的感动,也引发的大量的思考,今天我们的节目仍旧是从一个动人的故事开始。


  解说:这首《一起长大》是原黑豹主唱秦勇送给儿子的歌曲,十几年前,秦勇面对变故选择淡出公众视野,2003年,秦勇的父亲在观看他演出的过程中突发心脏病离世,父亲是秦勇的音乐启蒙老师,他的去世让秦勇一度对音乐产生排斥心理,不久后年仅4岁的儿子大珍珠又被查出患有重度感统失调症,秦勇比任何时候都意识到亲情的可贵,他毅然决定离开舞台,照顾儿子,十年里陪伴儿子做康复训练,是秦勇每天最重要的日程,对于一个感统失调的孩子来说,哪怕是系鞋带这样简单的动作也可能是他终身需要克服的困难,然而正是由于秦勇的细心照顾,大珍珠学会了骑车,画得一手好画,表现出非常好的状态,对父亲的思念以及对儿子的照料,让秦勇通过心,流过泪也变得更坚强。


  许戈辉:好,现在就让我们用掌声请出我们故事的主人公秦勇,欢迎,秦勇,最棒的音乐人,更棒的父亲,您好。


  秦勇:谢谢你。


  许戈辉:特别高兴你能又出现在我的节目里,大珍珠好不好?


  秦勇:非常好。


  许戈辉:所以你现在是一个全职爸爸。


  秦勇:对,如果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尽量去多陪他。


  许戈辉:但是曾经音乐是你的生命对吧?


  秦勇:嗯,是的。


  许戈辉:你的父亲曾经是你音乐道路上就像一盏引路的明灯一样,是吧?


  秦勇:从我第一次唱歌,第一次算是作曲吧,全都是由于有他的鼓励,我才觉得音乐是那么的有趣,那么的简单,从小就觉得不怕它,所以我觉得这个是父亲给我的一个最大的财富吧。


  许戈辉:就是,但是当你自己当了父亲,知道大珍珠有这样的一种比较特殊的一个病情的时候,你那时候有没有过哀叹,为什么自己是一个不幸的父亲呢?


  秦勇:其实他们就是说当爸爸最高兴的事儿就是复制一个你自己,那是最完美的一个状态吧,但是当我发现确实没复制成,非常失望,而且就觉得像是天塌下来一样,但是后来还好,就是我的父母、家人他们都非常的乐观,给了我很多的这种勇气去面对这些事儿吧。


  许戈辉:但你能跟我们讲一讲吗,就是为什么作为你的父母,作为长辈,他们反倒比你能够更加坚强和乐观?一般我们觉得可能碰到不顺的事儿,我们最担心的是父母承受不了对吧?


  秦勇:首先我的父母他们就是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乐观,而且他们因为是文艺团体的人吧,可能就有这方面的基因,什么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许戈辉:浪漫。


  秦勇:对,特别浪漫,然后到现在我妈妈都快八十了,我们就问起她,当初为什么你会选择爸爸?就是刚才你说那个词,哦,我觉得你爸爸是最浪漫的男人,其实那时候也没有钱,什么都没有,就是靠着这些浪漫去度过了那些风风雨雨。


  许戈辉:为什么会提到大珍珠这个问题呢,因为你们这个家庭其实是一个,一个缩影,我们这个社会一定会有一些特殊的家庭,当这样的家庭他们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安置的时候,可能就代表我们这个社会整体的文明程度在提高,对吧?


  秦勇:但是我还是觉得要自强吧,每个人都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就会变得越来越完善,所以我觉得我特别受启发的就是有一个日本的一个家庭,他的妈妈也是拥有这么一个宝贝儿,但是这个妈妈就是每搬到一个新的小区,她就会,好比说这个小区真是有300户人,她就会挨家挨户去敲别人家门,她会说,对不起,我是新搬来的,我家有一个儿子叫太郎,他有一点儿和别人不一样,他害怕生人,所以希望你们见到他不要感觉陌生,希望你们多配合,多跟他问好,然后等第二天她领着孩子出来的时候,哎呦,所有的人都特别的关照他,特别热情,特别温暖,然后慢慢这个孩子就真变了,他就觉得哦,这个世界不可怕,陌生人不可怕,他们都会像妈妈一样这么对待我。


  许戈辉:我其实接触过很多有自闭孩子的家长,他们说的最大的担心是担心自己的老去,不是怕死,是怕自己的孩子以后没有人陪伴,不要说这样特殊的群体,就是我们生活中,随处可见的老人,其实他们也都有担心,也都有害怕,比如说我们最近看到这样的一个新闻,一起来看一下。我应该在家里呀,对吧,享受天伦之乐,为什么去养老院呢?


  嘉宾:在城市里面调查,就发现多数是老人主动提出来的。


  解说:今年4月《常州晚报》一条“空巢老人求领养”的报道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求领养的一位77岁的退休老人名叫郇崎,他感叹自己每天起床面对一个空空荡荡没有生气的屋子倍感凄凉孤寂,于是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向社会发布“领养公告”希望一个和和睦睦,其乐融融的家庭将自己“领”回家,作为回报,他将拿出每月6000多元的退休金和百年後的丧葬费赠予这个家庭。郇崎家位于常州一处老公房内,妻子去世多年,他用一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受,“苦”,老人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孙女,由于工作忙都难得来看他,即便来了也是匆匆忙忙,儿子虽然也在常州,但住的是单位宿舍,不能把他接过去同住,郇崎孙女已经出嫁,有了一个孩子,也不定期地看看爷爷,在郇崎看来,儿子和孙女都不具备“居家养老”的条件,不得已他为自己想出了求领养的办法。


  许戈辉:面对这个日益老化的社会,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样来对待我们的父母,我们同时应该怎么样来迎接老龄化的挑战,这里呢我们请上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的所长杜鹏先生,和我们一起来探讨,有请,您好,您好。


  杜鹏:您好秦勇。


  许戈辉: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就是您看到刚才这样的新闻,您通常会有什么样的一种心理感受?


  杜鹏:我觉得两句话吧,一句就是说这种领养的方式是不现实的,但是呢这个老人发出的这样一个呼吁,是非常真实的,它反映了许多老人背后他现在养老的需要,需要我们去关注,去解决。


  许戈辉:但是怎么解决呢?


  杜鹏:我觉得还是靠居家养老服务,就是说在我们社会保障基本实现了这样一种全覆盖之后,那么特别是靠居家养老的服务,像他需要一些送餐服务,需要有一些社区里边提供的支持,我觉得这是一个基础。第二个你也可以看到,就是他跟别人的接触很少,其实他很体贴他的孩子,他知道要是孩子来照顾他,是很大的压力,是持续不下去的,那么这就要靠社区服务,或者说我们的社区能有一些除了吃、穿这种服务之外,能有一些精神文化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