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百科 > 综艺 > 开讲啦 > 嘉宾 > 开讲啦黄怒波

开讲啦黄怒波

发布时间:2015-11-25 16:37:49 浏览量:197

开讲啦黄怒波

开讲啦黄怒波完整版视频


开讲啦20130105期,嘉宾是黄怒波

黄怒波演讲稿《苦难是一种财富》

  同学们好:
  我们都有一个自己的过去,而且我们这代人的过去跟你们不一样,你们没有吃过苦,不会理解今天站在这儿这个人这么矫情,但是因为今天我在你们的眼里边算是有钱,有地位,有话语权的人,所以我有资格讲我的过去,讲我的苦难,因为那是一代人的记忆,因为是我的苦难,是我的财富。
  我想给大家念一首诗,我原来的名字不叫黄怒波,叫黄玉平,那天,印象很深刻,我骑自行车来到黄河边,很荒凉,一个人坐在黄河边你心里发渗,因为黄河太宽了,又没有声音,但是那个波浪不停地打堤岸。我想我这一辈子,我要像黄河的水一样,永远不怕挫折,那么就改名叫黄怒波。(诗)我的名字叫黄玉平,然而一点也不太平。因为没日没夜地哭,家里人叫我丧门神。因为爱尿炕,我的屁股总是被打肿。黎明,母亲去拉土,在锅里留下两个洋芋,二哥总是抢先,把它们吃得一丝不剩。寒冬腊月,我的手脚冻裂,鼻涕很多,抹在袖子上又黑又亮,刀枪不入。上小学,我是班里想当然的贼,谁丢东西,老师都会翻我的书包。同学们打队鼓,我羡慕地偷偷哭,没戴过红领巾,是我心头永远的痛。
  这个诗非常沉重,但是每一句都是真的。我小的时候,我父亲脾气又直,他每天装病,攒一点儿药,三个月后一吃就死了,等我母亲收尸的时候,遍地是坟头,从此我的父亲就尸骨难收了。我头上有个很大的疤,我跟别人打架,如果把别人打了,别人的爸爸哥哥来就把我打一顿。我如果被人打了,回家再被我妈妈打一顿。我记得有一次跟一个孩子打架,我把人打了,他的爸爸来就把我抱着,这个印象很深刻,大概五六岁,叫那个孩子拿个石头一下就砸到我这,我当时就躺在地上,然后醒来回家又挨一顿打,因为我浑身是血。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时候特别饿,有一天我们家的门口,大街上很脏,小城,有这么长一节的麻花,我看了两天,我最后决定把它捡起来吃,一咬,是小孩拉的粑粑,终身难忘。我印象最深刻的,邻居的爸爸是个厨子,我们最大的享受,每个星期他回来,拿一袋骨头往地上一倒,我们像狗一样抢,抢了干吗,因为骨头里边是骨髓,客人不会吃的,吃不进去,我们抢的那个时候,我们就砸它,砸的时候里面蛆就流出去,我们把蛆挑掉,那骨髓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那个香味就这么一个童年过来的。你们现在可能一刮风一下雨,先想的是雨衣,想的是棉衣,我想的是什么知道吗,我先想现在是收麦子还是打场的时候。我记得有一年,我们辛苦了一年,当我们割了几天以后,把麦子全部割倒的时候,一场大雨来了,整整下了七天。我们每天在地里跟农民哭,为什么哭,麦子长在地里我们不能收起来,又把芽长出来了,一年白干了,那个心情,它第一意味着没有工分了,这个工分白挣,第二我们必须吃这个黏麦子。你们不知道麦子长芽以后是不能卖也不能给别人吃的。要给牲口吃舍不得,只有给我们自己吃,但这个麦子做的所有的东西都是黏的,所以那一年对我的印象太深刻,我这一辈子就是不会忘了这一幕,就知道每一滴粮食是怎么来的,所以你经历这么多以后,能够挽救我的就是读书。

  我就两个世界,一个是很残忍的现实世界,一个是我很梦幻的书本的世界。后来就写诗,诗歌的世界里都是美好,我向往的是美好的东西,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我。为什么一直写诗,后来我又那么辉煌,在中宣部,在北京上班。当年最大的梦想,看看北京天安门,但反过来总在想,难道我就这么活下去?我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难,难道就是为了今天享受吗?我既然叫黄怒波了,我想起了怎么起的这名字,我必须不要过这么安逸的生活,当时我已经是机关党委委员,做下去肯定局长,部长,肯定这个路,但我一定要出来,经商。经商是干什么,经商是进入了一个战场,就每天你必须像个狼一样,你首先得学会生存下来,就是挣着钱,当然既然你是要竞争,你要付出很多的代价,你从中宣部出来的,你变成商人的时候,你要丧失掉很多的尊严。有时候你得不要脸,这个“不要脸”不是骂人的。我记得很深刻,有些人一听看你是小企业,他眼睛都不看你。还有的外宾来了,他趾高气扬,那时候我们的外宾待遇极高,觉得你们这帮中国穷小子,西装都不会穿,他手都不跟你握,所以就带着耻辱,这么一路走过来。当然了,做企业要看怎么做,我很自豪的就是,在做企业的时候,我们首先做了一个事,保护了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宏村,从一个小破村子把它做成了世界文化遗产,它永远就会留下来,所以我就想,在企业做的过程当中,如果我们想着我们只是为了去创造,去创新,给社会做些别人想不到做不到的东西,这样做企业你的精神就是坚强的。什么叫百年企业,我做好一百年以后,这个宏村还在,一百年以后那个楼还在,一百年以后这个财富就归各个基金,归在北大,这个才是真正的企业家。
  后来觉得企业做得不错了,驾轻就熟,没什么意思,挣钱不就这么回事吗,还得找点苦活干。干什么?跟王石一样登山。所以大概用了二十个月左右,就把七大洲的高峰,南极北极都去完了。在2009年的时候,上珠峰我以为很容易,但是在8700米的时候,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就失败了,很难受,上还是下,上了我看珠峰就在前面顶峰,我的队友正在过第二个台阶,但是上也可能我就活着回不来,这个时候做这个决定,下。后来下到了6500米一个台阶那,把冰爪一脱掉,我就放声大哭了一场,谁也不吭气,不劝我,等我哭够了我发誓,我说我一定要回来。然后我就在2010年,又回到了珠峰从南坡登顶。大家以为算了吧,你别再登了,都已经登顶了,但我不,我又在去年从北坡又回去登顶。他们说为什么你这么做,我说因为失败我再归来。到了顶峰就想哭,每次告诉自己千万别哭,千万别哭,别流泪,但是你会情不自禁地哭出来,但到后来不流泪,为什么,因为懂得了登顶是为了活着回来。成功是干什么,是为了让你存在下去,我把我每件事都做好,做好以后我不要让它败了,可以留给别人。
  《在路上》,我承认这流浪的无辜早让我厌倦,这都市的天河早让我孤单,心有时痛苦有时平淡,迷失在街巷也会安然,走过的街灯去忘掉,然后再走,诅咒过的人去忘掉,然后再诅咒,敲响过的门去忘掉,然后再敲响,逃亡过的路去忘掉,然后再逃亡,没有人同行我也得流浪,没有了流浪,都市该怎样辉煌,一城的高楼怎样冰硬,一城的街巷怎样漫长,算了吧,反正我只有在路上。这个诗现在看了很矫情,为什么我小时候要受这么多的苦,苦难是人一生的一种财富,在你善待它的时候,你就打开了一扇通向未来的幸福之门,谢谢同学们。

黄怒波个人资料

  黄怒波(1956年6月- ),笔名骆英,诗人、企业家、慈善家、登山爱好者。生于甘肃兰州,成长在宁夏银川,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
  1981年-1990年,先后任中宣部党委委员、干部局处长。1995年4月,创建北京中坤投资集团,任董事长。投资开发安徽宏村。2011年6月黄怒波向北京大学捐赠价值9亿元人民币的资产,这笔资产将注入“北京大学中坤教育基金”,以进一步推动北京大学人才培养和教学科研的发展。2012年5月,黄怒波与冰岛政府进行沟通以签署冰岛北部一块土地租赁协议;2012年10月在中国签约。
  黄怒波是一个温文尔雅的诗人,不时流露出骨子里的自信与韧性。他的人生从来没有绝望过。“人生的成与败是对生活的体验和提炼,我最不怕的事就是得忧郁症。往事是不堪回首的,我吃的苦走到现在,放回到那个场景的时候,确实是你撕心裂肺夜不能寐的,但现在看好像一切富有诗意。反过来想,这都是我的人生,非常精彩的人生,因为经历过那么多东西我都没有垮掉,还站在这个地方。所以我想我最大的一个收获,就是我终于自信了。我发现一切不过如此,就能够自信了。”自信与韧性似乎很神秘,所以有人认为,只有少数幸运的人才拥有这种禀赋。心理学家却明白,在逆境中的人往往可以成就并升华这种禀赋的深度。
  黄怒波否定了幸福必从优秀到卓越,而提出幸福之反面:“为什么不去看看幸福的反面呢?因为成功这个东西当中有好多不可控的因素:运气的问题、大环境的问题、政府的政策问题。所以把一些失败者抛出去了,这是不对的。你怎么知道那个失败者就不比我更幸福呢? 你怎么知道到顶峰的人最幸福?只要迈开挑战的步伐,怀着知足感恩的心,去尝试,去创造,就是幸福。”这是黄怒波对于抗逆力和幸福观的高度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