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百科 > 综艺 > 军情解码 > 嘉宾 > 军情解码罗援

军情解码罗援

发布时间:2014-02-27 16:10:17 浏览量:66

  罗援,罗青长之子。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少将,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

  罗援,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人,罗青长之子。少将军衔,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曾在总参测绘学院、石家庄高级陆军学院、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国防大学深造,曾任驻丹麦副武官,曾应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邀请任高级访问学者。
  兼任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国际战略基金会特邀研究员、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被中国台湾研究会、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北京台港澳交流促进会选为理事。主编或与人合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军事预测学》、《国际战略论》、《战略学》、《战略评估》、《伊拉克战争点评》等着作。出访过10余个国家。
  罗援出身于革命干部家庭,家庭的耳濡目染使罗援从小就向往军旅生活,希望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战士。罗援青少年时代最大的愿望是想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当一名军事工程技术人员,报效祖国。
  但是,十年动乱摧毁了罗援的梦。因为父亲被打成了“走资派”,罗援连当兵的资格都被取消了。罗援父亲罗青长的老战友,原高等军事学院的副院长刘忠,冒着政治风险,将罗援送到了云南边陲他的老部队,圆了罗援当兵的梦。但是,当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罗援必须隐瞒身份,被送到连队的生产点劳动锻炼,当上了一名不发军装,没有领章帽徽的特殊的生产兵。这一段的经历对罗援的人生影响还是很大的。罗援白天放牛、割草、垫牛圈,晚上就伴着牛睡觉。身上被跳蚤咬得浑身是包,感染后,血水浓水浑在一起,奇痒无比,每天放牛回来,最大的乐趣,就是在泉水边冲个澡。

  后来,随着政治环境的好转,罗援终于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正式一员。罗援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更感谢近半年的劳动锻炼,它完成了罗援从学生到军人的转变。


  罗援论断:
  罗援:对朝适度制裁只是善意规劝
  最近,针对朝鲜第三次核试验,联合国对朝鲜实施了更为严厉的制裁,中国投了赞成票。中国是否应该参加制裁,众说纷纭。我认为,唯一的标准就是看朝鲜是否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
  损害了吗?当然。首先,一旦朝鲜拥有核武器,将使中国周边的核安全环境进一步恶化,甚至可能引起连锁反应,日韩等国将以此为借口建立反导体系,甚至发展核武器。中国已经被拥有导弹的国家所包围,如果再给这些国家武装上核牙齿,从自身安全角度来看,这种情况是任何国家都是不能容忍的。其次,朝鲜目前对核的管理能力和防护能力都比较低,一旦发生核意外泄漏事件,或遭到敌对国家的核打击,其核辐射范围将达到400到1400公里,我国相当部分的国土将受到核污染。另外,一旦核技术或者核设施落入恐怖主义分子之手,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其三,一旦朝鲜在外部势力的打击或者挤压之下,政权崩溃,将造成半岛剧烈动荡,大批难民将涌入中国东北地区,给我边境地区的政治、经济环境增加巨大负担。
  中国没有必要为朝鲜的草率之举埋单,干扰我们来之不易的战略机遇期。这一点,我们必须跟朝鲜摊牌,我们理解朝鲜的安全关注,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试图帮助朝鲜解决安全关注。实事求是地说,如果没有中国多年的不懈努力,朝鲜半岛局势早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但是,朝鲜也必须关注中国国家利益,不论是谁,哪怕过去是“同志加兄弟”,只要损害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也要“亲兄弟明算账”。
  -
  但我们对朝鲜的制裁,目的性十分明确,就是要求朝鲜不要危害中国的国家利益。这是一种善意规劝,而不是恶意伤害。在这一点上,我们和有些国家的目的性是截然不同的。我们只希望朝鲜弃核,而不是弃权。我们希望朝鲜通过放弃核武器开发计划,融入国际社会,走上和平发展的道路。因此,制裁只能是适度的,只能是针对与核开发项目相关联的人员、资金、材料和技术,而不能殃及平民,更不能造成人道主义灾难。
  国际社会也要顾及朝鲜的安全关注,朝鲜拥核也是为了自保。因为它的主要对手美国,至今并没有向它承诺不对它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而美国又给了它的对手韩、日以核保护伞。这就造成了东北亚安全态势的不平衡,这是美国需要考虑的问题。再者,美韩一天到晚频繁地在朝鲜的家门口搞军事演习,这也加重了朝鲜的危机感。另外,如果朝鲜弃核,国际社会会给朝鲜什么经济补偿,现在也不明了。特别是朝鲜频频向美国示好,而美国基本冷眼相对,甚至试图颠覆或压垮这个政权。这些都是朝核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的外部原因。这些问题的解决,现在除了在中国倡导的六方会谈框架内解决,似乎还没有找到一个更有效的谈判平台。
  因此,无论是出于确保中国安全利益的考虑,还是维护东北亚地区乃至世界和平稳定的美好愿望,都应在朝鲜半岛实现“三无状态”,即无核、无战、无乱。国际社会应朝此目标努力。(作者罗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